久事赛事 > 沪AA0001车牌只留给他,听“老司机”讲费德勒那些不为人知的小爱好 > 正文
沪AA0001车牌只留给他,听“老司机”讲费德勒那些不为人知的小爱好
2018-10-13

这个十月,梁军像过去每一年那样,有整整两个星期都会在静安昆仑大酒店和旗忠网球中心“两点一线”移动——这个来自于上海大众交通集团国宾车队的“老司机”,只有一位尊贵的乘客:上海劳力士大师赛的头号种子、卫冕冠军费德勒。

每天一早,梁军先把自己打理得精精神神,然后再把他挂着沪AA0001车牌的奔驰迈巴赫S400轿车擦洗得蹭亮,早早开到酒店,等待着费天王前往赛场。

自9年前进驻上海大师赛车队以来,梁军一直为每届大师赛的头号球星开车:费德勒、纳达尔、穆雷、德约科维奇都曾经是他的“座上宾”。上海大师赛的贵宾车队,共有十台一模一样的车,车牌从沪AA0001至沪AA0010,贵宾的尊贵程度根据数字编排“递减。”但是,只要费德勒来上海,沪AA0001这台车,就必定是瑞士天王的。

其实,费德勒的车远远不止这一台,梁军的手机里有一个“费德勒群”,成员都是替费德勒服务的车队司机。一般来说,每次费德勒来上海,组委会一般提供三四辆赞助商的专用车供他使用:他坐梁军的车,然后还有保卫人员和工作人员。今年,费德勒“拖家带口”带来妻子米尔卡和两对双胞胎,加上3个保姆,组委会特意提供了一辆保姆车供米尔卡使用。这样,无论是去上海迪士尼或是出去逛街,一家人都可以热热闹闹。

梁军已连续三年在大师赛接送费德勒了。他最开心的是,当他今年10月4日晚上接到费德勒时,瑞士天王笑着和他打招呼:“老朋友,我们又见面了!”

梁军和“老朋友”费德勒“合影“

被叫上一句“老朋友”,梁军会呵呵笑上大半天:“人家可是顶尖明星,记得我真是有点受宠若惊。费德勒一直都很客气,而且我也爱看他的球,所以干起活来特别带劲。”

费德勒每次坐梁军的车,会带不同的同伴:如果是去赛场,身边就是教练,如果是去参加商业活动,则是经纪人。“比赛开始前,米尔卡会和费德勒一起去外滩吃晚饭,那我的乘客就是这对明星夫妻。”梁军很细心,“去推广活动或是去吃晚饭,费德勒就很活跃。如果是赢了球,他回酒店的路上还会和教练像小孩子一样‘搞怪’,气氛非常好。如果是去赛场参加比赛,那么这一路上,费德勒就比较严肃。他会拿起手机和教练研究对手的录像、讨论战术,非常职业。”

“费德勒总是很精神,即便有时候打完球回酒店的路上,只要有儿子或是女儿打来视频电话,他总是能开心地和宝贝们视频电话,逗得那头的宝宝哈哈大笑,”梁军说,费德勒每次都笑着跟他说“谢谢”,非常绅士,和镜头上的那个儒雅的瑞士天王一模一样。

梁军的“卖相”很好。当然,能入选国宾车队,除了出色的外表之外,细心和善解人意是梁军心中必备的服务精神。除了这些男子网坛的球员外,梁军还曾经为李嘉诚儿子和英国外长开过车。“胆大心细”,是梁军的服务宗旨:落落大方,细心贴心。

他说:“宾至如归,我希望坐我车的客人都能感到舒适放松。”他干活也有“诀窍”:比如有时候听到客人在听歌,虽然听不懂是什么歌词和歌名,但梁军下了一个辨识歌曲的软件,软件“听懂”了这首歌,他就细心地下载下来,下次等客人再上车,他就早早打开音乐。又比如纳达尔喜欢在车上休息,但是他人高马大,梁军提早把副驾驶的位子往前挪,然后再放下来,让纳达尔的“大长腿”可以搁在上面,舒舒服服睡上一觉。他说,纳达尔很可爱很容易亲近,虽然自己的英文并不算太好,但每次都能和他聊得很开心。

梁军的驾车技术也是一流的。他是费德勒车队的“头车”,每次前往目的地,他都会细心做好功课,查好路线,确保尽可能绕开交通堵塞,“尽量延误时间缩短到10分钟以内。”做“头车”,也有规矩:如果红灯开始闪烁,要确保10秒钟内,所有四辆车可以通过,最大程度避免掉队的情况出现。

赛事车队整装待发

梁军每一次服务球员,也琢磨出了“窍门”:赢球了,他就把车停得前面一些,让费德勒或是纳达尔可以享受粉丝欢呼的热情,如果球员输了球,他会悄悄地把车停在VIP通道,越低调越好。

“去年费德勒拿了冠军,我跟着他们团队去通宵庆祝,直到凌晨四点,”梁军说,虽然那天工作了20多个小时,但是心里真的“很开心”。

每天载费德勒到了旗忠网球中心,梁军就会和同事们一起,在司机休息室里看比赛实时转播。“最爱看费德勒打球,球打得好,人品也好。我希望他能赢球,这样他坐上车我们大家都开开心心的。虽然费德勒拿冠军就意味着我要坚持到比赛的最后一天,但是我愿意,因为我是‘冠军司机’呀。一个字,烊!”

(文章来源:解放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