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天盗用&#

  建行德州平原支行一名年仅23岁的营业室综合柜员,在49天内从容盗用银行资金2180万元而未被察觉

  涉案人员为年仅23岁的普通临柜人员。她绕开银行内部各监管环节,从容盗取银行资金,前后49天,历经例行检查未被发现。

  据银监会案件专项治理督导组(下称督导组)的调查,2006年8月23日至10月10日期间,时为建行平原支行短期合同工的刁娜共挪用、盗用银行资金2180万元,用于购买体育彩票,并中得彩票奖金500万元。

  彩票中特等奖的概率大约在千万分之一。以“七星彩”为例,购买全部排列组合(1000万种)需要2000万元,必然包含可以中得500万元的特等奖号码。

  督导组的调查表明,刁娜的手法有二:一为空存现金,二为直接盗取现金。所谓“空存现金”,即在没有资金进入银行的情况下,通过更改账户信息,虚增存款。由于存单本身是真实的,所以尽管事实上并没有资金入账,但还是可以将虚增的“存款”提取或者转账出来,成为自己可以支配的资金。

  为了获取资金购买彩票,刁娜向李顺刚(刁娜男友李顺峰之兄)、周会玲(德州卫校体彩投注站业主)、冯丽丽(德州保龙仓体彩投注站业主)三人开立的四个账户虚存资金52笔,共计2126万元。

  在实际操作中,刁娜将其中的1954万元分54次转入体彩中心账户,提现的172万元也均用于购买彩票。

  相对而言,直接盗取银行现金更为困难。因为银行每天下班前都要轧账。但由于管理漏洞重重,刁娜得意轻易得手。调查表明,刁娜在作案期间,多次直接拿出现金,或在中午闲暇时直接交给柜台外的男友李顺峰,或下班后自行夹带现金离开,或将现金交其他柜员存入李顺刚账户;如此这般,盗取现金总计54万元。

  2006年9月17日,在刁娜购买彩票中得500万奖金时,她选择以“空取现金”(与空存现金相反)的方式归还了部分库款,但最终留给建行1680万元的现金空库;扣除公安部门追缴冻结的资金74万元之后,建行涉案风险资金为1606万元。

  目前,刁娜、李顺峰已被正式批捕。周会玲、冯丽丽等其他人员是否直接涉案,公安机关还在侦察之中。

  2006年10月13日,建行德州分行计划财务部监控资金头寸时,发现平原支行现金库存达2152万元(大部分为空存现金,即有账无款),超过上级行核定现金库存200万元近10倍。经突击检查,刁娜的案件才浮出水面。

  此前的近50天里,该行每天的现金库存都严重超标。调查显示,刁娜作案期间,营业室日均库存现金达1540万元(最高时达2988万元),相当于正常现金备付率近8倍(最高时近15倍)。但如此严重的超标,并没有在当时引发银行的注意。

  如果不是10月13日德州分行需要进行季度考核而监控到这一问题,可能刁娜的作案时间会更久,造成的损失也会更大。

  调查结果表明,由于建行德州分行、平原支行和营业室相关管理人员不认真履职甚至严重失职,使得刁娜轻松越过授权、查库、事后监督检查、库存现金限额管理控制和安全管理等“五道关口”和至少十二个业务环节的风险控制闸门,从容作案。

  例如,营业室副主任尹光辉在刁娜作案期间查库六次,但每次都不实际盘查库款,只是登记《现金单证核查登记簿》,结论是“账实相符”。同样是刁娜作案期间的9月12日,德州分行会计业务检查组对平原支行营业室进行检查,刁娜仅以生病为由就逃避了库存的检查。

  该案的爆发,对银行的制度设计和系统控制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督导组通过对刁娜案件和建行北京分行的实地调研,发现建行目前的数据集中系统(DCC)没有完全实现支持业务运行和即时风险监控这两项功能的同时在线控制。例如,是次刁娜案件的现金库存近两个月超出正常水平近8倍,但该系统未实现预警,只能通过事后的稽核系统才能发现问题。

  对此,中国银监会要求,银行应构建“人控”与“机控”双重防线,从制度层面和技术层面加强异常业务预警,强化业务的即时监控,使违规行为无处可藏。(历志钢/财经)

  本报讯市某银行女职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采取以小额存款置换储户大额存款抹假账的手段,挪用储户存款两百多万元用于购买彩票。昨天,被告人门某犯挪用资金罪,被福山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六年。

  法院审理查明,现年36岁的门某,捕前系市某银行福山支行综合柜员。2004年8月至2006年7月,门某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客户前来存款、而存单不需要通存通兑的情况下,她先给客户打印一份与存款数目相等的存单,等客户走后,再将该存单以打印机有故障为由作废,重新用客户名打印一张小额数目的存单入帐,余下的大额资金便被她提出。两年间,门某利用同一种方法,共挪用储户存款共计2582572.56元,用于购买彩票。[全文]

加盟热线: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